荣华成灰

【同人】鬼

天雷预警:
cp为铁隼人x草薙树夕。
树夕性转,哮死亡设定。
不喜勿入。


-----正文-----

少年沉眠的模样安然又冷漠,眉目间绘出的仿佛是生无可恋的绵长静寂。那般清纯以至逼人犯罪的五官灵动却充满死气,水一样瘫软在锁链间的躯体恍若一具可望而不可及的艳尸。

是了。

铁隼人想。

他已经是个死人了。即便他很快会因那拒绝死亡的力量而复苏,但至少此时此刻,“草薙树夕”是过去式。“鬼”是不会容许自己过去的,这个作为草薙家牺牲品的容器,只能不断在过去与现在的生死线上游离,以身持“异质”的“异物”存在,以甚至算不上活的方式苟延残喘。

而作为人,他早已死去多年。

自母胎中人的一部分就被弑杀,分娩之时已然是世俗不容的鬼。扭曲的力量与肉体,崩溃的精神和灵魂。鬼身人心,被诅咒的意志永恒地封存于身体之中,过于宽大的躯体无法容纳太过渺小的灵魂。这是贪婪的欲果——渴求鬼之力的草薙家先祖背负的原罪,天罚便降至这个孩子身上。他必须替先人赎罪。以不断死去的代价。

无言的不忍。血色满布的肉块和少年雪白得近乎无色的身躯分明全然不搭,却又与醒悟世事的冷淡眼瞳交汇着奇异的融合感,仿佛映照出这个无辜罪子同失控时所生出的触手相仿的千疮百孔的心。不会死,终究不代表不会痛。只是能让草薙树夕露出疼痛眼神的,自始至终,都只会是他持有鬼之魂的兄长而已。

铁隼人禁不住有些嫉恨那个名为哮的年轻男子——用名为温厚的面具掩盖以仇恨为粮食的内心,掳走自己如女儿一般宠护的得意门生的爱意,甚至占有着眼前沉睡的少年最后一丝对人世眷恋的温情……在更久远的过去就应作为鬼咒双子的一份子死去,可那人不仅全然未曾尽到掐断灭世祸根的责任,更未完成作为兄长的义务。假使五年前他杀掉草薙树夕,那么不论是谁都将比现在活得轻松得多吧。

以“我无法杀掉自己的弟弟”这样意志不坚的幼稚话语为托辞,在铁隼人看来根本就是不愿手沾亲族血腥的可笑借口;因为那人同样持有鬼的一半,却不过是“鬼之魂”而已。他才该是罪的负担者,鬼的恶行全然铭刻于他的记忆,却由于他不具鬼之力,才得以逍遥于世。

因而报应已至。

只是尽管同情,却绝不怜惜。人类远比这只鬼重要得多,以一条命换回整个世界是笔非常划算的交易。何况他自己也并非不贪生之人,虽说他笃信人各有命,该死之时终将逝去,但旁人的性命与自身相较终究不值一提。不远处的低沉呼吸逐步恢复节奏,铁隼人柔软不及一刻的神情,在细碎喘息交杂铁索相撞之声响起时悄然冷峻。

“鬼”再次复苏。以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完全的形态。

睁眼。

真正的,属于鲜血的美丽暗红,与额角的一双黑亮小角映衬出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非人美貌。来自灵魂的颤栗,透过鬼冰冷的眼瞳,击打在铁隼人的内心深处。分裂的魂与力得以融合——草薙树夕已经死去,醒来的是鬼,强大到足以灭绝人类的鬼。凤掌控着这只鬼,让它去毁掉这个被神所遗落的,充满魔导之力的世界。

鬼居然是如此美丽的生物。

鬼的眼中满是怨毒与伤痛。连泪水都不被允许流出,悲泣的鲜血哀鸣着溢出眼眶,顺着面庞划出两道细长的血线。尽管已经失去理智,但吞噬至亲挚爱之人的痛苦会一直折磨着这只鬼,即便世界终结,人类尽灭,连神祗亦不再存在,这剜心刻骨、绝望到死都不能抹除的痛也不会消失。

“那么安息吧,草薙树夕。”

“让‘鬼’来替你完成一切。”

“如此,你也不用再背负弑兄的痛苦了。”

-----the end-----

评论